常州诚信物资回收有限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回收资讯 > 公司动态

往后废铁回收的价格可能要变了

2021-01-27 08:39:32 常州诚信物资回收有限公司 阅读

今天溧阳废金属回收就来为大家分享一下关于铁的国际形势

近来,澳大利亚为了制约中国将铁矿石价格大涨,近期中国铁矿石的价格猛增,澳大利亚铁矿石在十月份的时候,离岸价格还在每吨55美元左右,近期突然涨价到每吨150美元,这幕后黑手真的是澳大利亚吗?面对价格突增中国又有什么反击之法呢?那既然它的价格上涨的如此之多,我们不用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不行吗?

首先我们要知道,中国对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依赖度还是很高的。有数据显示,自2000以来,我国已经从澳洲进口了116.7亿吨的铁矿石,并且从2015年到2019年期间,我们进口铁矿石的总量已经连续四年超过了10亿吨。

就拿2019年中国从国外进口的10.68亿吨铁矿石来说,这些铁矿石总价有1014.617亿美元,这里面有62%来自于澳大利亚。现如今中国的疫情相比刚刚爆发时已经好了很多,我们的经济也在快速的复苏过程中,因此也在不断增加对钢铁的需求量,而我们锻造钢铁的重要原料就是这些铁矿石。

在我们大部分的铁矿石都来源于澳大利亚的情况下,突然断掉这一供应确实比较困难。可能有的朋友要问了,那为什么我们不从自己国家开采铁矿石呢?

其实这是因为即使我国是一个资源大国,但我们的铁矿石资源却并不充足,全世界所有的铁矿石资源有百分之七十都在澳大利亚和巴西这两个地区,所以我们对铁矿石的进口依赖很大。

那么铁矿石的价格为什么会上涨得如此之快?

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就是中国的经济复苏。2020年开始,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世界各国的经济都深受重创,甚至出现了经济倒退现象。

第二、就是因为我们的供货商不稳定,中国进口的铁矿石有百分之七十来自澳大利亚,有百分之二十来自于巴西。澳大利亚作为中国铁矿石的主要供应商,自然就掌握了变更价格的主动。2020年十一月份以后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猛增,但是依据我们从巴西和澳大利亚这两个铁矿石主要产出国提供的数据可以得知,在全世界范围内铁矿石的需求关系基本保持平衡,甚至长远来看是供大于求的。

那么为什么在全世界煤炭产量、铁矿产量基本保持持平时,甚至中国的进口量也正在减小,但价格却在突飞猛涨的很明显呢?这不是中国市场拉动需求造成的。其实铁矿石的价格不是我们中国能够决定的,铁矿石的定价最初是依赖“长协机制”。“长协机制”其实就是指巴西的淡水河谷和澳洲的力拓,以及澳洲的必和必拓三大矿商每年都会组织一次价格谈判,他们会在谈判中去确定铁矿石的价格,并且未来一年的铁矿石价格都会以此谈判的为准。

别看这三大矿上分别属于巴西和澳洲,但是他们的股东却都是美国以及日本,还有欧洲的一些金融机构。这种由人为来决定的定价方式,没有中国的参与显然是对我们不利的。近年来我国面临的问题大家也是有目共睹,中兴、华为接连被制裁,我国还有很多科技公司都将面临着西方国家的制裁。所以,指望外国帮助我们,倒不如自己寻求其他出路

既然我们无法让铁矿石的价格降下来,那我们将本国的废旧钢铁回收利用可以吗?这就要涉及到钢铁回收利用的成本问题了。我国国内的铁矿石品质相对较低,我国大多数的铁矿都属于贫铁矿,品质一般在12%到20%之间,很少有矿的品质能够达到32%。除了矿的品质不高之外,我们的矿石类型也很复杂,不容易筛选,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我们开采铁矿、筛选铁矿以及冶炼过程等工序的成本。因此冶炼我国的铁矿石的成本并不会比进口铁矿石的成本低,而且提炼出来的品质也相差甚远。

其实我国每年在废旧钢铁上的回收量也很少,并且我国回收废旧钢铁的产业较为分散,回收的企业也不多。相关数据表明,目前我国每年对钢铁的需求量大概有8.7亿吨,但是我们每年的废旧钢铁却大概仅有2亿吨。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把所有的废旧钢铁都回收起来,并且加以提炼利用,都无法满足我国对钢铁的实际需求量,无法确保我国钢铁业的发展,这也是使我国不得不从国外进口铁矿石。

再者来说,我们回收利用那些废旧钢铁,它们来源广,其中大多掺杂了很多的杂质成分,致使它们的品质参差不齐。即使将它们回收利用了提炼出来的钢材,其强度也远远比不上从铁矿石中提炼出来的,这些废旧钢铁中提炼出来的,不以满足我国所需。所以尽管我们是全世界第一大钢铁生产国,更是铁矿石等原材料们最大的需求市场,但是我国的废铁利用率还太低,因此不得不从国外大量进口铁矿石。

难道就没有其他出路了吗?也不是,除了他们之外,在委内瑞拉和俄罗斯、乌克兰以及巴西这样的国家也有丰富的铁矿石储量。我们可以寻求与他们合作。

那么作为普通百姓的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废旧金属能够得到充分的回收利用。

常州诚信物资回收

以上就是今天的主要内容,了解其他关于废品回收方面的问题点击溧阳废金属回收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1 www.MetInfo.cn